页面载入中...

在伊拉克赖着不走 美军还自夸“正义之师”

  “艺术是精神的显现,于我来说绘画创作也是精神自我燃烧过程,这个精神因找到与对象物的结合而创立了自己的修辞学,从而让自由激烈的身心获得一种外在的形态。我将自己的艺术创作称为虚无深渊旁的舞蹈,比如向日葵、玫瑰、荷花,还有抽象表现作品,它们是源自一个充满生命虚无感的人转化出的艺术现实。我的作品有着生命的风格,于是那生命可能性的创造使画面的种种元素呈现出非有机体生命的力量。我不在绘画中思考,我在绘画中生存——尽管自由生成的思想常常赋予我灵感。”

  雷双接续黄宾虹与赵无极以来的中国画原理,让抽象与自然、塑造与诗意、诗意与抽象、凝结与流动、厚薄与虚实,在看似不可能结合的张力中,让绘画重获新的形态。雷双的绘画语言总是随着所描绘的对象以及主题的诗性情感而改变,这是最为具有生命感知的相应转变,因而具有感觉的真实性与绘画的真理性,这是从生命深度感触中生长出来的艺术语言。

  在雷双本次展览的各个系列上,我们看到了一个女艺术家如何围绕“光”而展开天地神人的元素,展显个体灵魂之光的姿影,从炙热的太阳之光到幽谧的诗意月光,从抽象的理性之光到自然的浑化之光,从无光的黑暗到天宇的光寂,雷双形成了她独有的富有生命张力的光之语,光之皱褶的呼吸之美令人惊叹,绘画由此进入了灵魂的浩瀚世界,进入了宇宙的原初记忆,痛苦的灵魂通过绘画的形象获得了救赎的崇高形式。

  本次嘉德艺术中心5月2日下午的开幕式上,我们还将邀请著名的学者与艺术评论家,以及文化艺术界的朋友们,就雷双的作品展开深入的学术讨论。

  (明)凌稚隆辑  (明)李光缙增补

  日本明治二十五年(1892)东京印刷会社铅印本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在伊拉克赖着不走 美军还自夸“正义之师”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